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包工头命丧讨薪路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核心提示:为承揽工程,来自异乡的农民施工队垫资三百多万元,基本完成了开发商的住宅楼主体工程。但楼盘更换开发商、擅自改变楼层规划等,被城建规划局叫停

  为承揽工程,来自异乡的农民施工队垫资三百多万元,基本完成了开发商的住宅楼主体工程。但楼盘更换开发商、擅自改变楼层规划等,被城建规划局叫停。这一停就是两年,使农民施工队蒙受了巨大损失。从此,包工头踏上了漫漫讨薪路,结果救命钱一分没讨到,却丢了性命。

  2011年2月2 日凌晨1时 0分,从河北肃宁火车站下车的河北临漳县农民包工头田福太,对一起到石家庄讨要工程款的工长老韩说: 咱们别打的啦,步行回工地吧,能省十块是十块。 两人顺着便道向北走,突然田福太被一辆疾驶而来的微型面包车撞倒,当场不省人事,拉到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肇事车逃逸。

  田福太的两个儿子从数百公里的临漳县赶来料理父亲后事,他俩从父亲留在华斯国际1号住宅楼工地窝棚里的遗物中,发现有一百多张往返于石家庄至肃宁之间的火车票。 这是我父亲到石家庄找开发商讨要民工薪酬和工程款的证据。 田福太的小儿子田文清悲痛地对说, 由于开发商的几个股东都住在石家庄,从肃宁工地到石家庄讨薪,便成了父亲 年来的主要工作。谁知,工程款一分钱没要回来,倒把命丢在了异乡。

  更令田福太家属气愤的是,田福太死后,身为甲方的肃宁县华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大股东的秦作俊连面都没露一次。

  奔赴异乡包工程项目转手埋隐患

  秦作俊是临漳县杜村人,10年前,他带领一个建筑队奔赴河北肃宁,开辟了一番建筑新天地,成为方圆几十里远近闻名的建筑商。作为同乡的田福太一开始在秦作俊的建筑队里当工长,后来自己从家乡拉起一支一百多号人的建筑队,成了包工头。

  2008年12月,石家庄市第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1建公司),承包了河北华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斯公司)在其注册地 肃宁县光华街东侧石坊东路北侧、石坊路北侧的华斯国际1号、2号住宅楼工程。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约定项目工期 70天,工程总造价1291.6万元。

  田福太分别与华斯公司国际工程处、1建公司签订了1号住宅楼施工协议,并在建设主管部门备案。协议约定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工程款结算按98%定额执行,外墙抹灰完毕付70%,内墙抹灰终了付工程量的75%余款。2008年11月21日,田福太向华斯公司交纳20万元质量保证金,随后便组织农民工进场施工,购进建筑材料,履行协议。

  实际上是我父亲直接与华斯公司签订了大包工程协议,包工包料,走清包合同备案。 田文清对说,当时是秦作俊与同乡王志红、辛集市人于奉会三人合股,以华斯公司的名义将华斯公司生活区西南角的6亩土地改为住宅用地,并办理立项、规划、建设等相关手续,合伙在肃宁县搞房地产开发,并以华斯公司的名义预售房屋,从银行贷款。

  以上田文清的说法,在一份华斯公司与王志红于2007年10月22日签订的 合作合同 上得到印证。该合同约定:甲方(华斯公司)负责将本项目地块的土地用途改为住宅用地和开工之前的立项、计划、建设相关手续及各种批文,费用由乙方(王志红)承当;乙方负责提供建房资金并进行建设,双方合作开发住宅楼。

  2008年7月,待一切建房手续以华斯公司名义基本办理完毕,华斯国际1号、2号住宅楼施工至12层(含地下室1层)后,于2010年12月由华斯公司将项目整体转让给刚刚成立的肃宁县华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舰公司)。而华舰公司的 位股东正是秦作俊、王志红、于奉会,其中秦作俊占60%股份。至此,华斯公司全身隐退。

  至于华斯公司退出原因,华舰公司财务负责人闫某在接受采访时泄漏: 华斯国际1号、2号住宅楼项目运作一直不很顺利,华斯公司怕因该项目影响公司形象,所以就让合作的几个股东更换名称,将楼盘转让到刚刚成立的华舰公司名下。

  据了解,华斯公司是一家加工、销售裘皮面料、裘皮服装的上市公司,是肃宁县的利税大户,在河北省乃至全国有很高的知名度。

  擅改规划被叫停拖欠巨款讨要难

  的确,随着时间的推移,华斯国际住宅楼项目的问题渐渐暴露出来。2008年12月5日,项目开工不久,正在工地组织民工施工的田福太便收到了肃宁县城乡建设规划局送达的停工通知,原因是未办理质监手续擅自开工。

  田福太第二次接到肃宁县城乡建设规划局送达的停工通知书是2009年5月26日,原因是擅自更改项目部组成人员。原项目部组成人员由华斯公司成立的华斯国际基建处指定并在建设部门备案。但是,华斯公司将项目转手给华舰公司后,项目部组成人员相应作了调整,但没有到建设部门报批备案。

  由于开发商华舰公司的原因,造成工程干干停停,停停干干,使我父亲投入大量的劳力和租赁的装备遭受了几十万元的损失。 田文清说, 但为了能把项目按照协议完工,我父亲都认了。

  而第三次停工在某种意义上说,对田福太是个致命打击。2009年10月24日,肃宁县城乡建设计划局下达通知,以施工现场检查发现施工楼层与设计图纸不符等理由责令停工整顿。而这时候田福太的包工队根据图纸要求,已将大楼主体建到了12层。原来,华斯国际住宅楼规划为12层(含地下1层),但开发商为追逐高额利润,来了一个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分别设计出了12层、16层、18层的图纸,而上报给计划部门的只是12层的图纸,但交给田福太施工的图纸则是16层的。并且华舰公司已将楼盘销售一空,甚至把擅自加高的1 层至16层的房号都卖了。

  这样一来,开发商及部份股东拿走了购房户的购房款,而对项目被城建规划部门叫停不理不管,任由损失进一步扩大,严重伤害了建筑商和购房户的利益,导致许多购房户投诉,河北电视台在今年的 15 晚会上将此事进行了曝光。 肃宁县委机关一位购房户告诉。

  这一停就是将近两年! 田文清让会计粗略计算一下说, 仅停工损失就达近400万元,如果加上拖欠的工程款 0万元,共计7 0万元。 这对一个靠租赁设备、雇佣民工施工的农村施工队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

  工程停了,但田福太施工队里的186名农民工要吃饭,还要养家糊口。在田福太不断向开发商追讨工程款和停工损失的同时,农民工们却不断地到田福太家里讨要工资。这些农民工普遍家境清贫,急等用钱。为抚慰跟着自己出来打拼的农民工,今年春节前,田福太拿自家的房产证作抵押,到银行贷出5万元,然后发给每人数百元。这点钱明显不够支付大家的全部工资,田福太只好又向亲朋好友借来几万元,分发给前来要钱的民工兄弟。

  去年和今年,我们家没过上一个安生年。 田文清说, 尤其是我父亲,根本不敢住在家里,东躲西藏,整天像做贼似的。

  今年2月2 日凌晨,再次到石家庄讨要工钱的田福太终究死在了讨薪路上。至此,这条漫长的讨薪之路,田福太已经走了480天。 1年多时间,人们很难想象我父亲付出多少艰辛! 田文清一边埋头整理父亲遗留下来的各种投诉材料、合同书和账目,一边说, 且不说拖欠的工程款和停工损失,仅我父亲奔波于肃宁、石家庄、沧州、邯郸讨薪的误工费、交通费、打印费、费、饭费、住宿费等各种杂费就有十几万元。更使人痛心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已筋疲力尽了,最后死在了讨薪的路上。

  田福太死后在工地停尸期间,186名农民工及12户工程材料债权人或到工地或到田家讨要工钱和材料款。 我家的东西被要工钱的民工全部搬光,甚至连几把椅子和咸菜缸也被抬走了。 田文清流着眼泪对说, 我母亲经不起这类沉重打击,住进医院不久也气绝身亡。为了这个项目,我们家可谓家破人亡,但我们兄弟二人心里再委屈、再痛苦,却从来不埋怨什么,很理解民工的处境。

  田文清与农民工兄弟相依为命,在肃宁县找了当时许多政府部门,包括建设局、劳动局、仲裁委、信访局等,但都没能解决欠薪问题。在田氏兄弟紧追下,华舰公司让施工队用工地材料作担保勉强借给田福太家20万元用于处理田福太后事,但华舰公司三个合伙人秦作俊、王志红、于奉会至今不与田文清兄弟及农民工见面。不知这些血汗钱何时才能讨回?

  有效协议不履行公婆各说各的理

  田福太虽然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但他生前与华舰公司、一建公司签订的 补充协议书 仍然有效。这份2010年12月 日签订的协议表明:华斯公司已将华斯国际住宅楼项目整体出让给华舰公司,一建公司为该项目总承包,田福太为1号楼分包方。 补充协议书 根据项目停工整顿后,肃宁县城乡建设规划局重新审批的楼层计划,将原规划的12层(含地下1层)改为1 .5层(含地下1层)。

  该协议商定:丙方(田福太)施工中,如果甲方(华舰公司)拨付工程款不到位或管理不善,造成拖欠民工工资、发生经济纠纷,引起上诉、群体滋事事件,由甲方和丙方共同负责。但是,当田福太死后,田文清兄弟及农民工要求面见华舰公司三名股东讨要欠薪时,华舰公司三名股东却避而不见。

  该协议明确规定:本协议签订之前,该工程施工过程中发生的质量、安全等与工程相关的问题及债权债务,由丙方直接向甲方进行核算追要所欠工程款,包括甲方变更出现停工损失等,与乙方无关;本协议签订之后,因甲方缘由,资金不到位、工程款延付、造成损失,由丙方向甲方索要,甲方并承当因此造成各种后果。而实际情况是,华舰公司非但没有支付所欠田福太的三百多万元的工程款,也没有支付近4百万元的停工损失费,而且在本协议签订后未将施工款拨付到位。因此,田福太自该协议签订后直到死在讨薪路上,都没有组织施工。

  那末华舰公司到底拖欠田福太多少工程款?停工损失是多少?依照田文清算法,1号楼工程总造价元,施工期间华舰公司支付田福太施工队 46640元;施工队交华舰公司质量保证金20万元;停工损失 958867元,华舰公司支付施工队停工款8.8万元;开发商支付田福太后事处理费20万元。总计,华舰公司尚欠田福太施工队7 0万元。

  然而,华舰公司对此不予认可。4月22日,华舰公司法律顾问李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不欠田福太那么多钱,况且我们已经支付了工程量的70%的工程款。目前工程没有竣工,因此无法结算,停工损失也不该找我们要。

  4月25日,华舰公司负责财务工作的女助理闫某对说,华舰公司原由大股东秦作俊负责,2010年召开股东会,决定秦作俊不再负责公司经营,改由王志红负责。但王志红接手管理公司后,秦作俊没有交接清楚该项目的账目,也就无法结清公司所欠田福太的工程款。闫某表示,王志红与田福太签订协议,让田福太接着把工程干完,但田福太以项目更换开发公司、更换负责人为由,要求把前期的工程款结清再接着干。后来王志红让田福太撤出工地,准备换施工队,田福太仍坚持 不结清账,坚决不撤场 ,直到死在车轮下。

  闫某告知: 我们不是欠钱不给,而是账没有算清没法给。公司与田家核算的结果相差三百多万元,所以需要找个审计机构审计,才能把账目彻底搞清楚。但在找哪一个地方的审计所产生了分歧,田家要求在邯郸找,我们公司则坚持在肃宁找。

  当建议 是不是先将没有争议的三百多万元支付给施工队用于支付民工工资 时,闫某难堪地说: 这样的大事需要股东会议决定,而大股东秦作俊一直不参加股东会,我们找不到他。

  而秦作俊则在中对田文清说: 谁说找不到我?我随时都能参加股东会!

  华舰公司的 葫芦 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田文清这样说。

  有资料显示,目前,拖欠农民工工资仍然是我国一大顽疾,尤其在建筑领域。今年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改委、监察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建设工程项目管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通知规定,对于房地产开发等项目因欠工程款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当地政府要督促建设单位立即还款,先行垫付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对不具备还款能力的项目,可采取资产变现等措施筹措资金解决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加大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力度;落实地方政府监管,保证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工作取得实效。

  针对华斯国际住宅楼项目存在的拖欠农民施工队巨额工程款、民工工资和预售购房户购房款等严重问题,河北省某法律事务所法律专家郭世平认为,肃宁县政府城建规划、劳动保障部门应加大对华舰公司的监管、整改力度,以防止农民施工队的损失进一步扩大和民工、购房户群体上访事件的发生;必要时,肃宁县政府应对该项目采取清查、干预乃至拍卖、接收等手段,以保护农民工和购房户的利益不受侵害。

消化不良应该怎样调理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老年人中风急救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