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媒体揭城市贫民生活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09日

  就算老资格的 西安土著 ,大概也都无法想到,城墙里的一片区域内,会住着这么一群人。

  他们能够吃饱、穿暖,但10几乃至二十年来,家里没添置过家当。

  冬季里,宁愿挨冻也不用电暖器。到年根,他们依靠政府帮扶。

  居家环境和生活品质方面,他们并无大的奢望,只希望2014年来到前,家里能稍微变个模样。他们的要求其实不高,就是几件家具、一张床,1台出声的收音机。

  如果您是爱心人士或企业请拨打,我们将极力为您搭建爱心商业街

  平台,让需要帮助的人们或家庭在这个冬日里感受到您的温暖。

  西安东大街,曾经的西北第一街,陕西最知名的商业街。周末,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商铺内摩肩接踵。

  东大街往北有一条街,是同样家喻户晓的西一路,贩卖海鲜、捣腾,也是一片繁华。就在西一路繁华的背后,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 俭朴 到无法想象,如果不是12月4日亲眼目睹,乃至无法相信,这个城市核心区域里,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如此的生活。

  一号家庭

  成员:母亲、儿子

  儿子不敢带同学回家,怕人家笑话

  这是最老式的筒子楼,一条特别长的走廊,一间最普通的单元房。旧得只能算废品的房门,变形得有些扭曲了,透过门框之间的缝隙,似乎能看到里面的一切。

  推开门,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母子俩穿着厚棉衣。房间面积不到 0平方米,显得空空荡荡。

  客厅,放着两把椅子,坐上去 嘎吱 作响,随时都可能会散架,除此外再无其他。卧室里,一个破旧床头柜上,铺着一块破旧木板,桌面的面积增大了,晚上睡觉是床头柜,睡觉之外,这是儿子的写字台。一张双人床,是木板拼凑起来的。

  她今年58岁,从陕南来西安,是多久之前的事,她早就记不清了。她说自己没文化,甚么都不会干。没让日子富起来,得了一身病,老伴患严重心脏病,几年前不幸去世了。

  家里只剩母子俩,她得了胃下垂、十二指肠溃疡,2011年接受了宫颈癌手术,就算再想找份工作,也完全是有心无力了。

  母亲每个月几百元的低保金,是家庭的全部来源。上初三的孩子,正是人生关键时期,补习班是必不可少,这让生活费每个月仅剩 00多元。除去电费和水费,就所剩无几。维持这个家庭生活,母亲精打细算,要将一分钱掰几瓣花,能省都要省下。

  厨房里,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的是蔬菜,却挑不出一个完好的,绿菜是菜叶,萝卜是干瘪的。她说,她每天会去市场,到菜摊边捡菜吃,这样就能省很多的钱。

  她最惦记的是儿子,因为家庭摆设的破旧,同学几次想来家里,儿子都找各种理由,不让同学到自己家里来,怕同学们会笑话。提起这些,她转过身去,身体抽搐几下。她流泪了,不想让人知道。

  如果有条件的话,想重新布置下家里,让儿子同学来串门。 她说。

  二号家庭

  成员:男子一人

  妻女离他而去 家里几年没开过灯

  轻敲着他家的房门,手上要控制力度,生怕气力如果大些,大门就完全散架了。

  房门打开,他穿着厚羽绒服,房间里有些阴暗,阳台门紧紧地闭着。走进房间,一股长久不通风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房间里。门旁边的一张双人床,一个连门都没有的柜子,是家里唯一的家具。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

  双人床明显是拼凑的,床板比床架大不少,床看上去是非常厚,掀开床单就能看到,床上铺着破布单、泛黄的被芯。

  打开阳台的木门,一股冷风瞬间吹入房内。阳台上的窗户,玻璃早已破碎,也无法关紧了。

  他今年5 岁,因为健康的原因,他一直都没工作。

  本来他有个完整家庭,女儿今年也20多岁了,却因为家庭的贫困,几年前,妻子和女儿都离开他,至今都再也没见过,只知道她们还在西安,但具体在什么地方,他一无所知。

  和人交流的时候,他低着头、叹着气,他平日很少出门,就一个人待在家里。

  都这样了,出去干什么呀。 他说,就这样活着吧,有一天算一天,别的事情都不想了。

  柜子上放着一根蜡烛,从蜡油能够看出来,房间里经常点蜡烛。他说,都几年没开过灯了,线路老化不太安全,这样还能省一点点钱,房间里有点亮就行了。

  三号家庭

  成员:母亲、儿子

  儿子患病 衣物不是送的就是捡的

  她热忱地打开了房门,一个棉门帘出现在眼前,五彩缤纷、布满了接头。 这都是捡来的布头,用人家不用的被芯,自己凑了一个门帘。 她说。房间放着蜂窝煤炉,煤气味很浓。 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东西堆放得很满当。床、衣柜、电视柜、饭桌,看上去配备得还挺齐全。仔细看过就发现,没有一件是完好的。床板中间都塌了,衣柜放得七扭八歪,电视柜连门都没有,电线外露悬在房顶。

  她今年已经87岁了,每个月有1000多元的退休金,按理说日子还算可以。然而,生活却十分的残酷,59岁的儿子患肺气肿、糖尿病,每天都要吸氧、吃药,退休金全都花在这上面。

  儿子几百元的低保,是家里的生活费。她说,这点钱就只够吃饭了,家里全部的衣物和家具,不是好心人送来的,就是在附近捡回来的。

  她指了指儿子的双人床,先捡个单人床铁架子,找了个木板放在上面,就成了个简单的床。后来,又捡回来个软床垫,直接放在铁架子上,中间没有支撑的点,床板没多久就塌了。 儿子睡着不舒服,但确实没办法换,只能先凑合着了。 她说。街道办和社区人员,多次到她家里来,看需要点什么东西。她都是说, 现在挺好的,不要给大家添麻烦了。 家里有个电暖器,是好心邻居怕病人着凉送来的,但舍不得用。街办和社区想给她配油汀电暖,老人嫌太费电,所以不要。

治小便发黄的药
如何消除小儿积食
小孩脾虚的症状